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浴室play

天河夜轉漂回星:

微草那年的全明星。


赛程三天,加上前前后后一共要在这儿待上五天的时间,而一年中除了寒暑两个休赛期,这一周其实是最放松的一周,各个战队齐集在一个城市,又没有正规比赛期间的紧张,于是方便了平日里把弦绷得紧紧的职业选手们约上相熟的朋友聊天泡吧逛帝都。


当然,也有窝在宾馆打群殴的。


近年全球气候变暖,但南方人来到北方还是冷得厉害。


黄少天觉得自己冻成冰棍了。他们蓝雨今年来得早,提前两天就飞到了帝都,对内的公告说是大家都辛苦了半个赛季,现在有时间可以放松一下到处玩玩,坐在飞机上的时候黄少天插着耳机听着歌,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身边坐着的这位队长难得地假公济私一回。


他想约的那个人还没来。


所以他真一个人跑出去逛了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僵了,干脆跑去宾馆的游泳池游了一个小时,然后去洗澡。


浴室里有桑拿房,平时他对这种设施本来是不屑一顾的,妖都一年有小半年都在蒸桑拿,想要蒸的话关了空调就是了。


今儿不一样,冰棍还是要蒸一蒸才能从骨子里暖和起来。


 


所谓干蒸的房间里特别闷热,炭火气和空气中充盈了的水汽让人呼吸困难。


黄少天坐在浸透了水汽的长椅上放松自己折腾了一天的肌肉,闭着眼睛想明天的行动方案,琢磨着怎么样一爪子把周泽楷扒拉出来跟自己出去玩儿。那家伙平时闷闷的,想知道他喜欢玩什么还真的挺曲折,他也是挺留意才旁敲侧击知道了特别有限的一些些,其实还不太吃得准。


这年头儿追人不容易。


话其实有点长。从第五个赛季周泽楷出现在正式比赛中开始,黄少天觉得自己是在媒体发现周泽楷之前,就发现了这家伙其实挺有趣,跟场上判若两人——在场下呆呆的笨笨的样子,什么事儿都特别认真的样子特别呆萌。


于是他就不着边际地创造点把两个人距离拉近的机会,直到半年前的决赛他拿了冠军的那一次,周泽楷来看了现场,比赛结束后还到休息室门口来对他表示祝贺,于是黄少天就趁着拿了冠军之后的兴奋劲儿——那时候一整屋子的人都处于兴奋中,其中有他的队友,有随队的工作人员,还有老板,内敛点儿的人互相击个掌,张扬一点儿的恨不得逮谁抱谁逮谁亲谁——周泽楷就在这时候儿出现在没关的门口。


黄少天就趁这个机会,在那张帅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可是后来,他跟周泽楷说想在一起的时候,居然被拒绝了。


被拒绝了——拒——绝——了!!!


不过周泽楷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答应,没说话,也没其它的举动。


而且也并不刻意地疏远黄少天,时不时的仍然跟他通个电话、聊个语音,遇到两队相遇的时候,打完比赛也还一起出去吃宵夜,听他骂叶秋。


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应该只是没有想好。


 


“算了,还不如带他出去玩我想玩的。”


黄少天对自己的一番思考作了个结论,他觉得在这闷热的屋子里自己的思绪都不太清楚了,既然拿不准对方喜欢什么,不如把自己喜欢的展示给他看,所谓互相了解,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么。


他拿起自己带进来的矿泉水,那水已经被桑拿房里的热气蒸得半温,他咕噜噜一气灌了半瓶,又把剩下的半瓶淋在自己湿漉漉混着清水和汗水的头上。


“刺啦啦——”


一阵白烟随着清水浇下,在整个十平米见方的空间里弥漫开。


“我浇自己,没这么大动静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想明白不光是自己往头上浇水,更有人往房间里的炭火盆上浇了一瓢清水。


浇水的那个人背对着他,身材瘦高腰细腿长,只在腰上围着浴巾,在白雾里背部的线条和肌肉大致可见,明显身材极好让人想入非非。


黄少天想着周泽楷大概也是这样的体型,这样的高度,脑补了一下禁不住又口干舌燥起来,咬着牙狠狠地把人家的背影看了两眼,然后侧过脸,只微微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经意不经意地用余光偷偷瞄着。


那人放下水舀,转过身来,却是直直地看着他。


卧槽周泽楷……


黄少天没想到能在这么个几乎把对方看光光的场合遇见周泽楷,而且对方还不眨眼地盯着他,顿时脸红耳热起来,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蹦起来要逃开。


但是——MD许你看我就不许老子看你?!


黄少天冷静下来,转身,抬头,迎上了对方的双眼。




End


************************************************


@半透明人間 生日快乐。我好晚好晚才知道你点了这个,晚了一点儿——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