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江周】KITTY

FFFFFFFFFFFFFFFFFFFF:

全文都在这里啦,看过前面的直接往下拉吧。





随着天色逐渐变暗,周泽楷开始愈发焦急起来。


他沿着绿化带往前走,与此同时时不时用方才捡来的树枝朝里边小心翼翼的戳两下。


“皮皮?你在不在?”他一边戳,一边小声唤着。


这里离校门口不远,有不少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从他身边经过,免不得好奇地打量他几眼。有似曾相识的女生跑过来,甜甜的叫一声学长,问他在找什么,是不是需要帮忙。


他把手机拿出来,翻出照片给对方看:“我的猫。”


周泽楷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见过他的猫了。


他不习惯集体生活,手头也还算宽裕,考上研究生以后便独自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学生房。但总是一个人又难免会闷,于是他收养了一只猫。


皮皮是一只乖巧又粘人的白色长毛猫,擅长撒娇,又不闹腾,唯一的缺点是喜欢溜出家门玩耍。


好在它每到晚饭时间一定会乖乖回家,所以时间久了周泽楷也就随它去了,并且养成了给它留个窗的习惯。


昨晚皮皮破天荒的没有回家。


周泽楷担心了一整夜,今天下了课以后在附近找了个遍,可哪儿都没皮皮的影子。小家伙前几天才不知从哪儿蹭到了伤,前脚脚腕上弄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把周泽楷心疼坏了,窗门关的死紧想让它在家好好消停几天,可谁知一开门,又让它逃了出去。


并且一去不回。


他给每一个前来询问的人看皮皮的照片,请对方帮忙留意。


周泽楷非常后悔。


他想起一个学长在知道他养猫以后提醒他记得带去做绝育。他一直有些犹豫,觉得就这么把小家伙咔嚓了似乎不太人道,于是一拖再拖。听说没有绝育的猫一到发情期特别容易丢,早知道当初就该狠下心来的。


一路上遇到不少野猫,被这儿的学生喂得一个个膘肥体壮。周泽楷安慰自己,就算皮皮不回家,看这样子应该也是饿不到的。


正想着,突然远处跑过一只浑身雪白的长毛猫,脖子上隐约露出一点红绳。天色已经有些暗,距离又远,周泽楷看的不太清楚,但还是下意识追了过去。


那猫跑的挺快,他一路在后头追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拉近不了距离。


“皮皮!”他对着猫大喊。


猫没回头,倒是周围的人纷纷转过头看看他。


他就这样一路追进了学校,在校园里沿着院墙狂奔,跑的满头大汗,最后看着那只疑似皮皮的猫一头扎进了墙边绿化带的草丛里。


周泽楷喘着粗气走过去,对着那半人高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修剪过的草丛,有些为难。


纠结再三以后,他决定为了爱猫豁出去了,蹲下身子找准了方才皮皮扎出的那个洞,双手着地也往里钻。


才刚伸进去个脑袋,周泽楷就被吓了一跳。


那又脏又乱的草丛里,居然躺着个人。


周泽楷惊讶的看着那人,那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泽楷。两个人在着乱糟糟的草丛里就着阴暗的光线四目相对了一会,周泽楷终于回过神来,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几秒钟以后,那人也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这人看起来可真够狼狈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还躺在这脏兮兮的草丛里的关系,衣服很是凌乱,身上还沾着泥土和草叶,脸颊上甚至有几道轻微的划痕。


那人站在草丛里,看着周泽楷,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化解尴尬,对他笑了笑。


“你是不是……在找猫?”那人问道。


周泽楷赶紧点头,然后想着是不是应该再把手机里的照片拿出来给这人看看。皮皮刚钻进了这草丛里,也许对方会见过。


“哦,”对方点了点头,抿着嘴像是思考了一会,然后突然又笑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来,在他面前摊开,“你认不认识这个?”


那是一个红绳编成的项圈,上面有个名牌。周泽楷认识它。原本在边上还有一个铃铛,但皮皮似乎不太喜欢走起路的时候有叮铃铃的响声,于是周泽楷便把那个铃铛给拆了。


“你见过我的猫?”周泽楷有些激动,伸手接过了那个项圈。


名牌背后的插槽里原本还夹着一张纸,上面写了周泽楷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然而现在里面空空的。


“嗯……”对方想了一会,“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见过呢……”


周泽楷不解,看着对方,等他继续往下说。


“你不认识我啦?”对方突然这么问道。


周泽楷一阵茫然。他对面前这人确实没什么印象。但作为一个活在自己小世界中,少许有些自闭的青年,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和对方在哪儿打过照面,然后自己单方面没能记住。这个学校里总有许多能叫出他名字而他全无印象的人。


然而对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非常忧伤。这让周泽楷不禁为自己的薄情产生了几分负罪感。


可那人接下来的话让周泽楷陷入了茫然和惊讶。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我呢……”他说着还叹了口气,神情忧郁的仿佛被始乱终弃“是因为我变化太大了吗?”


“……”周泽楷张了张嘴,不知要如何回复。


那人见周泽楷不说话,又突然笑了,抬腿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他伸手从周泽楷手上把那个项圈拿了过去。他动作很慢,周泽楷低头看着他的手,突然注意到对方手腕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


“这个,”那人拿着项圈,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是你亲手给我戴上的呢。”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并没有太多浪漫情怀的自认相当理智的青年,周泽楷认为一只猫突然变成一个人是一件极度不科学的事情。


他不是一个擅长嘴炮嘲讽的人,但在那一瞬间还是差点把“你当我弱智吗”的吐槽直接脱口而出。


“我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对方秒答。


“住哪儿?”


“从学校正门口出去斜对面那个小区。”他说着还伸手指了一指。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犹豫了一会,缓缓开口道:“……皮皮。”


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周泽楷咽了口唾沫。要对方说的是真的,可见自家的猫对自己的给它起的名字不怎么满意。


“你手腕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呃……”自称皮皮的男子抬起手来,看了会,“前几天一不小心……能不说吗?有点丢脸。”


“……”其实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家的猫前爪上的伤哪儿来的。


于是他决定再换个问题。


“为什么不回家?”


皮皮双手抱胸,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最后歪着脖子看周泽楷,看得周泽楷整个人都别扭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春天到了吧?”皮皮笑嘻嘻的说。


“……”


尴尬。


他依然无法相信这人说的话,又一时找不出什么漏洞。


见他面带犹豫,皮皮突然上前了一步,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对方比他少许矮上一些,此时凑近了,微微仰起头来看着他,那皱着眉的样子看起来竟还有几分可怜。


“你不要我啦?”他问。




周泽楷看着大口吃着盒饭的自称皮皮的男人,觉得整件事都非常不对劲。


这家伙以自己已经变成了人为由,坚决不肯食用猫粮。


既然吃的是盒饭,那理所当然就是要用筷子坐在桌前吃的。


周泽楷不否认自己曾有一瞬间恶向胆边生想要把买来的盒饭直接一股脑儿倒进皮皮的猫碗里让对方把脸埋进去吃。


皮皮熟练地使用着筷子,吃着饭的同时还时不时要和周泽楷聊上几句。


“论文写完了吗?”他问。


“……”周泽楷嚼着饭粒,没说话。


“知道你时间紧张,但是也要注意休息呀。”他说。


“……”周泽楷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


“嗯……专心自己喜欢的事情,确实很容易忘记时间呢……”他说着自己点了点头。


“……”周泽楷又扒了口饭。


“不过,也要抽时间陪陪我呀。”他说。


“……”周泽楷噎到了。




一直到他躺上床关上灯,都很难消化现在睡在床边地铺上的男人就是他家皮皮的事实。


更无法接受从今以后他就要从养着一只猫变成养着一位成年男性的假设。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觉得这个世界诡异透了。


目前为止,这人身上并没有任何破绽。


他身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钱包,没有手机,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一个正常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男青年该有的东西他什么都没有。浑身上下,唯一的所有,是一个挂着名牌的红色项圈。


而他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也完全不像是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


不不不,猫会变成人,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了。


但是,如果是真的,那需要烦恼的事情就太多了。


首先,猫是没有身份证的。


那他要如何在人类的世界中顺利的生活下去呢?


周泽楷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吗?”对方的声音突然响起。


“……吵到你了?”


“也没有,只是不太习惯睡在地板上,有点硬。”


“……”周泽楷一下有些心软。


皮皮平时总是睡在他的枕边的。


晚上休息以前,对方很认真的问他,能不能一起睡?在他的再三犹豫下,又笑着说自己只是开玩笑,打地铺就好。


周泽楷租的是个毛坯房,入住以后除了搬进了些基本的家具,完全没有装修过,连地板都没铺。


他犹豫了好一会,最终挪出了半个床的空位。


“那……上来睡?”




普通单人床睡两个成年男性无疑会变得拥挤。


周泽楷缩在床的一侧,小心翼翼不和对方有任何肢体接触。


皮皮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在没有灯光的房间里看着对方隐约的轮廓,周泽楷觉得自己真是糊涂。


这家伙在骗他的可能性最低也该有百分之八十吧,他想,也许再过不久自己就会登上社会版新闻,成为天真无知不谙世事缺乏戒心的典型反面教材。


还是,先睡吧。







运气实在是一种非常缥缈不定的东西。


江波涛浑身酸痛的躺在草丛里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变的更倒霉了。


到了这个程度,理论上也该否极泰来了。


然而无论如何,他决定先躺一会再说。虽然这里有些脏,地面也不平整。但他实在是又累又痛半点也不想动弹了。


休息了一会,觉得该打个电话给方明华估且通报一声平安,一摸口袋,发现空了。


手机没有,钱包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躺在地上抹了把脸,最后还是没忍住狠狠骂了一句脏话。


倒霉这种事,本身就是没有底线的。


在方明华向他炫耀自己终于成功抱得美人归以前,一切都挺好的。


他原本不是这里的学生,为了考这儿的研究生所以在远房表亲方明华家借住。长期的蹭课套近乎让心仪的目标导师对他青眼有加,又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初试,对复试也充满自信。


直到他看见了方明华的女朋友。


嫂子挺好的,漂亮,温柔,贤惠。唯一的问题是,方明华口中那个“这么个傻逼也配和我抢“的失败的竞争者,是个左青龙右白虎肩能跑马统辖附近所有片区靠收保护费过日子的金链大哥。


大哥对手底下的小弟放了话,看到方明华,见一次打一次。


江波涛纯属躺枪,但既然住一起又是亲戚,那也没理由放过。不针对,但看到了随便打打也是可以的。


秀才遇到兵。


江波涛觉得自己简直是在用生命见证一场真爱。


什么好处都没有。


再又一次的追逐中他铤而走险翻墙逃遁,落地一个不稳直接滚在了草丛里。


事到如今,身上没钱,这学校也没什么熟人,关键是连个联系工具都没有,眼看回家又会被堵,而天色已经越来越晚。


何去何从。


正想着,草丛一阵想动。才把头转过去,一只通体雪白的长毛猫从草丛外蹿了进来,一下重重落在了江波涛的肚子上。


江波涛差点一声惨叫。他下意识伸手去抓,谁知那猫虽然被养的膘肥体壮,但却灵活得很,一扭身子,又嗖的一下蹿没了影。


但江波涛这一下也没捞空。


猫脖子上的项圈大概是原本就有些松了,被他这么一抓,立刻掉了下来。


江波涛拿起项圈,名牌上刻着两个字。


——皮皮。


项圈背后的插槽里还有张纸,写着一串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


看清那三个字以后,江波涛瞬间有些晃神。


周泽楷,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江波涛见过他很多次。


在他去旁听的那些公开课上,周泽楷一直都在。给老教授擦黑板,整理讲义,收作业,准备投影仪。然后大部分时间坐在第一排的角落,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安安静静,从不主动和人搭话,偶尔和教授沟通,也是轻声细语,隔得稍微远一些便听不清了。他垂着眼睑支着下巴看向书本得时候,仅从那一小部分的侧脸上,分不清到底是在思考亦或是在发呆。


但这些并不重要。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教室,只有他的角落像是被修改了色调,甚至加上了柔光的特效。


江波涛坐在他身后不远处,花四分之一的时间看他,花一半的时间看他,花几乎所有的时间看他。


但周泽楷毫无所觉。看他的人太多了,偷偷打量或者明目张胆的都太多了,他大概是早就习惯了。


江波涛缺一个机会,让自己在其中变得更特殊一点。


他看着手上的项圈发呆,思考这算不算是老天爷给他的一点安慰奖。


你好,请问是周泽楷吗?你是不是掉了一只猫?不不不,我没有捡到它……我只捡到了一个项圈。


……有点不像话。


还在发着呆,身边的树丛突然再次发出一阵响动。


江波涛下意识捂着肚子转过头去,然后和钻进草丛的周泽楷面面相觑。




所以说运气是一种非常缥缈不定的东西。倒霉到一定程度,大概真的会否极泰来。


最初的时候,江波涛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


任何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都很难相信如此荒诞的假设。周泽楷显然也不怎么信。


周泽楷似乎并不是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他看起来非常疑惑,充满怀疑,还有些不安。然而他居然真的就这么把江波涛带回了家。


江波涛心里多少有些犹豫,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错过了告诉对方“这只是一个小玩笑”的最佳时间。而与此同时,又觉得非常乐在其中。


至少今天晚上,他有地方住了。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周泽楷还在睡。


睁开眼看到对方近在咫尺的睡眼,让他一瞬间大脑有些放空。在他数清周泽楷的睫毛以前,昨夜的回忆顺利归了位。


他记得昨晚自己刚睡上来的时候周泽楷还努力把自己缩在一边,现在看来是睡着了以后就立刻摊开了。


江波涛稍微拉远了一些距离,然后在心里默念罪过。


顺利蹭了一晚住宿,待会等他醒了,就老老实实坦白从宽吧。到时候再装个可怜卖个惨,按照对方满腹狐疑依然能把他带回家的性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他才坐起身子,身边的人就有了反应。


周泽楷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闭着眼在枕头边上乱摸。一边摸,一边嘴里哼哼唧唧的。


他半梦半醒口齿不清,江波涛凑近了点,才听明白。


周泽楷在喊皮皮。


这种时候,自己到底该不该应一声呢?


摸不到爱猫的周泽楷睁开眼来,眯着眼皱着眉看着江波涛发呆。


“早上好?”江波涛冲他打招呼。


“……”周泽楷也坐起身来,抹了把脸,看着自己的手心发了会愣,然后再次抬起头来看向江波涛,最后轻轻的“啊”了一声。


他冲着江波涛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爬下了床,跑去浴室开始洗漱。


江波涛在门口排队,看着洗手台上摆着的充当牙刷杯的一次性塑料杯,和杯子里插着的昨晚周泽楷给他新拆的牙刷,突然有点舍不得坦白了。


等江波涛洗漱完毕,周泽楷已经叮好了饭团。


周泽楷把饭团递给他的时候,眼睛看着墙角边还剩下大半袋的猫粮。


江波涛假装没注意。


周泽楷大概是早上有课,边吃饭团边整理着书本材料。偶尔抬头看一眼江波涛,几次欲言又止。


“你要出门啦?”江波涛问。


周泽楷点点头。


“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周泽楷说。


江波涛点点头,想着正好趁他不在联系一下方明华。手机不通人不见影,对方一定挺着急的。


“要跟我一起去吗?”周泽楷突然又问道。


显然,他没有心大到愿意让一个可疑的陌生人独自呆在他家里。


“我比较想自己在外面玩。”江波涛对他眨眨眼。


“……哦。”周泽楷点点头。


过了一会,又问道:“那你午饭呢?”


江波涛一瞬间非常想笑。


周泽楷现在内心到底该有多矛盾呢。既不信任他,又放心不下他。


他决定继续忽悠:“以前你也不给我吃午饭呀?”


正常养猫也很少一天三顿吧,他想。


周泽楷愣了一会,然后似乎是被说服了,点了下头。


然而等到要出门的时候,他又从冰箱里拿了个库存的饭团,塞到江波涛手里。


“万一饿了,吃这个。”他说。


两人一起出了门,待到楼下,要分道而行的时候,江波涛伸手握住了周泽楷的手腕。


“你平时都会摸我的头。”他说。


周泽楷的表情立刻如同他预想般变得尴尬了起来。


就在他过了瘾打算摆摆手说好啦算了我不介意的时候,周泽楷小心翼翼咽了口唾沫,然后抬起手来。


在快要触碰到江波涛的时候,还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他一脸紧绷的揉了揉江波涛的头发,然后抿着嘴看向他。


江波涛决定了,待会找到方明华,就告诉他,自己最近要外宿一阵,暂时不回来了。









周泽楷回到家的时候江波涛正蹲在他家门口发呆。


看到周泽楷从楼梯走上来,他一副终于盼到的表情一下站起身来向楼梯的方向走了一步,结果绊了一下。


“蹲太久,腿麻了。”他扶着墙,说得可怜兮兮。


周泽楷心头顿时涌起了强烈的罪恶感。


“抱歉……”他赶紧走过去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伸手去扶对方。


“不用道歉呀,”江波涛笑,“是我回来早了,忘记了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从窗口跳进来。你要是想安慰我,可以像以前一样摸摸我的头。”


周泽楷看着凑到他面前的江波涛,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要快要彻底相信对方说的话了,哪怕这明显不合逻辑脱离常识。


然后他伸手揉了揉江波涛柔软细滑的短发。


手感就和早上摸到的一样好。


他觉得有必要和这个或许真的是他家猫的男人好好谈一谈。


“……呃,皮皮?”他放下包以后在桌边正襟危坐,这一声名字唤的竟有些拘谨的味道了。


江波涛倒是接受的非常坦然:“在呢,怎么啦?”


“你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看着周泽楷认真的表情,江波心里突然打起了鼓。


坏了,他想。周泽楷看来是真信了他就是皮皮了。这对现在的他而言应该也不是坏事,但心虚的情绪却是完全停不下来。


“我也不太清楚呢……”他原本想拉过周泽楷对面的椅子坐下,突然想起自己的设定,于是干脆豁出去盘腿坐在了周泽楷面前的地面上,然后仰起头看向对方,“就是突然的,一下子,等意识到的时候,就变成这样啦。”


“……”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也不知是在怀疑还是在为难。


“也许过几天就会变回去了说不定?”江波涛继续胡扯。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


“嗯……不过,也许是因为我本来就希望能变成人吧?”江波涛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变得更自然可信一些,“我想能作为一个人陪着你,和你说话。”


“……”


江波涛伸出手,握住周泽楷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掌:“可以像这样主动牵你的手,如果可能,还想要抱抱你。”


“……“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沉默了很久,最终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江波涛在周泽楷家里住了一个星期。


第一天的时候去找了方明华,告诉他自己最近估计都不会回家,让他放心。


第二天开始就呆在周泽楷家不怎么出门了。


周泽楷在出门的时候安心的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甚至想要再给他另外配一把钥匙。


江波涛婉拒了。


早晚要穿帮的,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周泽楷每天上课的时间有长有短,有时会很晚回家。但江波涛一个人呆在他家倒也不会太无聊。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参加复试,这原本该是认真复习准备接受考验的挂件时段。所幸周泽楷的专业和他报考的相同,书橱里大堆的专业资料,对他而言也算是意外收获。


其实相同的不止专业。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很快就会成为同一个教授门下的师兄弟。


江波涛在埋头苦读之余思考着到时候要怎样道歉才能让周泽楷原谅他。


最近周泽楷对他似已经彻底没有了防备心,甚至……有些过于亲密了。江波涛对此心情还挺复杂。没有人会讨厌被心仪的对象亲近。但也没有人会乐意被心仪的对象彻底当成一只猫。


周泽楷的心真的有些太大了。


从真正接受了江波涛就是皮皮的设定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画风巨变。


不过,江波涛觉得说巨变可能也不太合适。应该说,周泽楷以往独自在家面对真正的皮皮时,大概就是这样的风格。


周泽楷闲着没事就要叫他几声。


“皮皮?”


“在干嘛呀皮皮?”


“皮皮皮皮皮皮皮?”


等江波涛回过头去看他,周泽楷就嘿嘿笑:“叫叫你呀。”


在江波涛犹豫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对方又不高兴起来:“我以前叫你都会过来蹭我的!”


于是江波涛就干脆走过去一把抱住他,只是小心翼翼在两人胸口留下一小段缝隙。他怕离得太近,对方会隔着胸腔感受到他心脏剧烈的鼓动。


周泽楷的接受度未免也高的太可怕了。最初那副小心翼翼不知所措的样子简直就像假的一样。


他甚至毫不顾忌的抱着江波涛睡觉。他手长脚长,一起搂过来,江波涛简直无法动弹。加上周泽楷呼吸近在咫尺,每天入夜都仿佛受刑一般。


“不会觉得不习惯吗……”他在一个星期以后这样问周泽楷。


周泽楷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换做点头:“是有一点,变太大只了。”


重点不在这里吧,江波涛在心里哭笑不得:“除此以外呢?至少就外形而言,我对你也算是个陌生人对吧?”


周泽楷冲过来把他的头发揉成一团乱:“你是皮皮嘛。”


言下之意是,既然知道了本质是他的爱猫,外形变成啥样他根本不在意。


江波涛有些开心不起来:“可是我喜欢你诶。”


周泽楷完全没有体会到他此刻五味杂陈的心情:“我也喜欢你呀。”


“……要是我一直变不回去了呢?”江波涛问他,“你会不会介意?”


周泽楷摇头:“不会啊。”


他说完顿了一顿,又说道:“我想过了,作为猫你只能陪我十几年,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江波涛有些说不出话。


我可以陪你一辈子,但或许下个星期就会被你扫地出门了。


周泽楷不知道他内心的纠结,又自顾自纠结了起来:“可你没有身份证,很不方便。”


江波涛伸手抱住他,贴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如果我就只能这样不事生产的呆在家里,一直赖着你,你会嫌弃我赶我走么?”


周泽楷摇头:“开始养了当然是要负责照顾一辈子的。”


他伸手一下一下拍着江波涛的背:“怎么啦?”


“……”


江波涛酝酿了一下心中的情绪,不知要如何作答。


他一贯能言善道,此时却觉得有些口拙起来。要如何才能更好的传达自己的心情呢?


我喜欢你,和你对我的喜欢不太一样。


“我已经不是猫了。”江波涛说。


“我知道呀。”周泽楷说。


江波涛摇了摇头,然后侧过头来,亲了亲他的耳廓,又再退开一点距离,亲了亲他的脸颊,最后与他面对面,抬手遮住他看向自己的黑亮亮的眸子,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唇。


“……现在知道了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脸一下红了。


“你在电视上学的?”


江波涛摇头:“我就是想对你这么做。”


周泽楷看起来很是为难:“嗯……既然你现在已经是人了,那就该明白,人和人之间……呃……”


“人会想要对喜欢的人做这样的事情,不是吗?我喜欢你啊,”江波涛说,“你呢?你说喜欢我,是骗我的吗?”


“……你让我消化一下。”周泽楷退开了一点距离。


就在江波涛觉得前景一片光明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口传来一阵声响。


紧随其后,是软糯糯的叫声。


“喵~”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江波涛看着两人中间的大白猫。


“你这段时间都去哪儿啦?你的主人一直很着急想要找你呢。”他说着在猫面前蹲下,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


头顶传来可怕的低气压,他完全不敢抬头确认周泽楷现在的表情。


而真正的皮皮毫无所觉,仰着脖子发出开心的呼噜声。


“你骗我。”周泽楷的声音听不太出情绪。


“呃……”江波涛继续揉猫,“这其实……是一个意外……”


见周泽楷不再发声,他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没有像他想的那样一脸怒容。


周泽楷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满脸通红。


江波涛把猫抱进怀里,然后站起身来:“它真的好可爱呀。”


“……”周泽楷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你都那么久没见它了,不想它吗?要不要抱抱?”


“为什么骗我?”


“……”


周泽楷伸手把猫接了过去,走到床边坐了下去,然后仰起头来继续看向江波涛。


“其实,也不全是骗你的……”江波涛说。


周泽楷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


“说喜欢你,是真心的。”


“……”


皮皮从周泽楷怀中跳了下来,跑到江波涛脚边,轻轻蹭了蹭。


“哎你看,它很喜欢我嘛。”


“……”


“其实我也很喜欢猫的。”


“……”


“我可以和你一起养它吗?”


“……”


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跟前:“……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呢,也是骗我的吗?”


“……”


“其实我也不介意你一直叫我皮皮。”


周泽楷低下头不再看他,然后有些自暴自弃的叹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END



评论(1)

热度(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