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名人朋友圈江o警匪paro

ooc和bug见谅


江波涛铁四警匪paro背景人设和戏

背景&人设

警察江波涛背景设定。@江波涛(215)

黑客江波涛背景设定。@江波涛(265)

杀手江波涛背景设定。@江波涛(222)

医生江波涛背景设定。@江波涛(286)

警察江波涛背景。

轮回特警队。是一个处理重特大案件的警队分支,在前任队长卸任后,由一些特别年轻有为的少年警官组成了这只特警队,队长周泽楷能力出众但是话少,这也让同队的战友有时候不能很好配合完成任务,这也让上级很苦恼,直到队内最有话语权的法医方明华举荐然后从贺武支队调来江波涛以后,整个队伍才有了凝聚力,然后破案数量急剧增加,然后近年来新加入了孙翔后更是发挥不错的实力,也破获了不少疑难案件。

轮回特警队。

队长:周泽楷(全能型)

副队长:江波涛(善于审讯与现场勘察)

队员:孙翔(善于近战抓捕)

杜明

吴启

吕泊远

法医:方明华

杀手江波涛设定

幼时被孤儿院收养,后辗转流离进入杀手组织习得一手功夫,善近战,手中短剑名为无浪。出任务时计划周密,能长袖善舞随机应变,谈笑间完成任务。

假身份。在校大学生,平日借外出打工为由收集情报。黑色短发,偏爱灰色运动服,随身携带手包装有短刀和联络器。袖中藏有0.22短弹微型手枪。

性格温和时常面带笑意,接到的任务必定在第一时间完成,目前为隐藏身份在学校中待命,平日唯一爱好是街角的冰淇淋店。

“嗨,别紧张,很快就没事了。”

医生江波涛背景设定

白天是儿童医院的温和医生,非常受小朋友欢迎

夜晚在作为情报转换点的地下酒吧做黑医,不问身份背景,付得起代价便医治,有时候会提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条件

周旋于警察和杀手之间,似乎并不属于任何组织,但是在灰色地带作业,过去也太清白了些

“我的诊费可是很贵的哦~”

黑客江波涛背景设定

在校大学生,年少时发现在计算机领域有异人天赋,在接触到黑客后热衷此道,径自摸索成为一名黑客。不时接受一些黑客工作,单纯按兴趣取舍,小到排查电脑漏洞,大到窃取信息投放病毒等模糊法律道德边界的工作,属灰帽黑客。

做事仔细,擅长渗透,编程,病毒,服务器安全。

性格温和擅长交际,因时常帮老师同学解决计算机相关问题,在学校里人缘甚好。

“这个啊,我能解决,放心交给我吧。”

(215)警察江波涛人设

姓名:江波涛

年龄:26岁

职务:轮回特警队副队长。

擅长:审讯和现场勘察。

外貌与性格:黑色利落的短发,一双温和却看不清情绪的眼睛隐藏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无度数眼镜里,脸颊纤瘦,嘴角总是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身材偏瘦,平时便装喜欢穿一些T恤衫牛仔裤,打扮像是初到警局的实习生,这很容易让犯人轻视他在审讯方面的能力,虽然是个收集犯罪证据方面的天才,但是枪法与格斗也在警队非常出色性格温和不宜怒,对人都是很健谈而且爱笑,谦虚但也并不缺乏自信,在审讯或是现场侦查时,却异常严谨细致。思考的时候手里总是玩着九连环。但是一旦发现关键,总是喜欢推眼镜。

(222)杀手江波涛人设

姓名:江波涛

年龄:23

职务:杀手组织成员,在校大学生。

擅长: 善近战,与人周旋游刃有余。外貌与性格:黑色短发,偏爱灰色运动服,随身携带手包装有短刀和联络器。袖中藏有0.22短弹微型手枪。

性格温和时常面带笑意,多年养成的习惯,遇事波澜不惊,但依旧改不掉内心随时随地吐槽。出任务时计划周密,能长袖善舞随机应变,谈笑间完成任务,平日借外出打工为由收集情报,目前为隐藏身份在学校中待命,

(286)医生江波涛人设

姓名:江波涛

年龄:25岁

职务:市立儿童医院主治医生,黑医

擅长:安抚小孩子,用奇怪的偏方医治病患

外貌与性格:有着服帖柔顺的短发,无论对谁总是笑眯眯地,看上去态度温和,在医院里受欢迎,在酒吧里也被另眼看待。坐下来交谈的时候会双手交握。在医院里穿的都是白大褂,平日里是休闲衬衫,出现在酒吧的时候却是西装革履,也会随时携带一身手术服以应对紧急状况。随身携带一支钢笔,看不出是什么牌子,有时插在衣兜里,有时会握在手里把玩。

(265)黑客江波涛人设

姓名:江波涛

年龄:19岁

职务:在校大学生。灰帽黑客

擅长:电脑技术应用(渗透,编程,病毒,服务器安全

外貌与性格:黑色帖耳短发,右耳有个耳钉被头发遮得七七八八,耳钉是父母给自己的,从小就自己带着。平时衬衫配休闲裤,很普通的正常大学生扮相。性情温和,脸上时常挂着平和的笑,处事圆滑,不论现实里还是网络中都擅长与人交流,人缘相当不错。工作前习惯将思路先在纸上写写画画,有自认妥帖的安排后再在电脑上具体实施。黑客技术不算惊艳,没有太多新奇的方式,却经仔细布划处理周到严密。



黑客江波涛(265)

【电脑前零散地摆着几页草稿纸,笔被随意地放在一旁,灵活的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顺着之前纸上写下的思路按部就班地把指令输入程序框,当最后一个指令输入完成后,看到屏幕中显示试运行检测一切正常,轻松地将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缓缓呼出,放松下来将整个背交托给椅背,伸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另一只手满意地拿起一边的水杯喝一口水,“效果不错,和预计的一样。”这么想着,面上不禁挂上了愉悦的笑容,直起身把水杯放回原位,正准备关掉电脑突然看到屏幕右下角有提示收到一封新邮件。这个经过自己通过技术手段特意掩盖了真实IP的邮箱正是平日自己外快的来源,一份黑客的工作。想了想还是点开了邮件,迅速浏览了邮件的内容,不由咋舌,不过黑个个人电脑发个恶作剧一般的死亡预告函,报酬竟然如此丰厚。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之前倒也接过类似的工作,感慨着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顺着提供的IP渗透到任务对象的电脑,中间遇到几个不算太难破解的安全墙,总算觉得高报酬也不算特别无中生有。随意浏览了一下他电脑里的文件,无意中看了几项策划不由觉得黑心商人的现世报啊。通过对方电脑状况知道目前有人在使用电脑,直接将预告函放到他的桌面再附上一点“温柔无害”的小病毒赠品,退出他的电脑,习惯性地再将自己的痕迹抹去,退出程序。这种工作交给我可以完全放心嘛。给老板回复了邮件任务完成就直接关掉了电脑。心情甚好地转身对着对面床上的室友问道】我要出门一下,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带?好啦,我请客。



杀手江波涛(222)

【手边一瓶饮料已经喝完,盘腿坐在床上斜斜靠着一边墙壁,活动着略有酸痛的手腕,脑中回想任务细节,顺便嫌弃了已完成的任务目标肥胖的脸。快速拉开拉链从包中取出几页资料,执笔在目标后打勾确认,再三确认无误后将纸张塞入小型碎纸机中看着资料快速消失,暗暗吐槽宿舍中不能用火而迫不得已掏腰包买的碎纸机,一边取出袖中短刀细细擦拭,照着光亮满意看见无浪刀尖闪烁寒光,再次贴身放好。正欲躺下休息,却面前浮现灭绝师太的脸。】真是的,他的脸简直有杀气。【随手拿过室友工整笔记,速记下几条重要公式默念两遍再放心下来。将枕边笔记本开机连接网络,报备完成任务,重新打开任务空档期的标签,却见一条新消息的显示,仔细阅读后接下任务。探找后发现一位信誉度高的活跃黑客,提出一笔佣金,输入对方发送预告函的要求。迅速关上网络将笔记本关机放回原位,从床底取出手包收拾工具,正戴上手套,耳边传来舍友明显语调上扬的声音。嘴角上扬认真思考了下】“新开的章鱼烧据说味道不错,就是有些远,麻烦你了。”说罢靠在墙边假寐,听到关门声后弹身而起,衣柜中翻找出一身灰色运动装,带齐物件推门而出,小心翼翼假装自己并未离开。

任务完成。

短刀插入目标动脉,左手紧紧摁住对方肩部将其制在地上,紧盯因为恐惧而微缩的眼瞳逐渐扩散变得无神,拔出短刀起身确认目标死亡,翻出手机拍照后,走到窗边正想要离开,却发现身后异动,一股劲风直直冲向自己。歪头避之不及肩部被重击失去知觉,咬牙扒住窗框翻窗离开。按照记忆在昏暗路灯下一路狂奔,直至身后无人也丝毫不放慢速度】可恶,什么时候新雇的保镖。【任务完成的狼狈一边暗自懊恼,看见面前光亮,灯红酒绿的酒吧,不得已闪身而入,绷紧身体看着面前一派热闹,记忆中的黑医…搭眼看见一人斜靠在墙边气定神闲的翻阅书籍,心下了然。左肩情况恶化,快步上前看着人一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来看病,代价你提。



医生江波涛(286)

【不慌不忙地合上书,上下打量了一番来人,是认识的面孔,所以不必再向他解释自己的规矩。对调酒师点头示意,带着受伤的人向后面走去。这样一间酒吧自然是有许多不对外人开放的地方,拉开走廊深处的一扇门,房间安静阴冷,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示意身后的人坐到中央的椅子上】别紧张,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现在,给我看看伤口【示意对方解开衣服,嘴上讲着温柔的话语,下手却是毫不留情】有旧伤吧【满意地看着对方皱起眉头无法回答,靠近对方耳边说道】我会让你恢复如初,这次的代价是你帮我搞到…………【看着对方忍痛点头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个微笑,手上的动作更加利落起来。】【将对方从后门送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走回到前台,接过调酒师递来的一杯好看的饮品】你知道我轻易不喝酒的【“饮料。”得到预想中的回答,这才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勾起唇角】这次说不定会发生不少有趣的事情…嗯,我对这笔交易真是期待呢。



警察江波涛(215)


天色早已暗沉的橘红色变成了浓重的黑。今天是自己独自留在警队值班。

坐在办公桌前已经不知道多久,室内只有自己的桌前的一排灯还亮着,桌上一张张犯罪现场的血腥照片和一些从前的档案映入眼帘也着实让自己大脑有些兴奋,习惯性的随手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金属九连环来,靠着椅背低头把玩着手里的九连环沉思,而这安静的室内只能听到到金属九连环的撞击的声音,照片上的受害者是一刀毙命,犯罪分子的手法干净利落,而且电脑里找不到id的杀手预告函都指向曾经的连环杀人案件。会是同一个人所为吗?就在这时警队电话适时响起拉回思绪。把手里九连环放在桌子上起身倾身接起对面的电话,听到对面的报案后,嘴角带着笑挂断电话然后拨通警队队长电话汇报完毕后,开始联系其他人。还是忍不住了吗?微笑着起身穿好外套,便和刚从局长那里回来的队长奔赴现场。

案发现场是一个高档别墅,到达时天色早已漆黑。手上带好白色手套后抬手剥开警戒线和队长一前一后进入案发现场,身后法医汇报的死者死亡致命伤在脖颈,而且一刀致命后,自己便了然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巡视四周寻找有用的线索。“电脑有没有检查?有没有杀手预告函?”走到受害者办公桌前看着还没有关闭的电脑询问。听到了肯定回答后,而后绕过电脑桌走到并未关严的窗户旁推开窗户,窗框上半个并不清晰的脚印映入眼帘,于是招呼取证人员前来取证。

“屋里有些凌乱,是有过打斗的痕迹。死者商业大亨要比他的保镖死亡时间略早。也就是说保镖是听到了什么才进入这里然后和犯罪分子打斗。而后被杀的。”推了一下无度数眼镜推断,然后巡视着室内能作为证物的东西分别放入证物袋中带走,“那么也请发现尸体的报案人和我们走一趟吧。”微笑着对门口的死者妻子说着,然后走出案发现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