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叶江】逆神之人

嗷嗷嗷第一次和大家写感觉我好坑

浣浣砚:

第一次写叶江就和太太们一起,很愉快的一次写文,拉低了文的水平是我的错QAQ希望下次也可以这么愉快(o゜▽゜)o☆[BINGO!]


江上待潮观:



写在前面:







  • 叶江群连文接龙小活动成果




  • 每个人都在努力坑下家




  • 所以文风都不一样




  • 开心就好❤











01




逆神之人。




 




江波涛平静地站在神殿中央接受审判。




“我不悔。”




祭司完美的脸上,曾经无论何时都不曾改变弧度的微笑终于灿烂起来,却完全没有从前如沐春风的感觉:“从身到心,我都属于您。”




他直视着教徒们从来只敢弯腰屈膝以对的神像,并不回答审判者们的疑问。




高高在上的审判者们愤怒于他对神的不敬与不知悔改,惊讶于他做出如此邪恶之事后




竟还敢坚持自己不曾逆神;决定让他经受最残酷的刑罚。正前方一直悲悯地看向他们的神像,却在第一个字刚被说出口时,轰然倒塌。




狂风忽起!




圣光被黑暗所侵蚀,洁白的墙壁与地砖,一点点染上漆黑的色彩。




江波涛的正前方,逐渐出现一个朦胧的影子。




“我来接你了。”




被自深渊来的罡风刮得就算开了防护罩也睁不开眼的审判者,只能听见一个宛若恶魔




低语的声音。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胆敢闯进审判现场的邪恶存在,对被审判者来说,是怎样的救赎。




“这次很准时呢。”




祭司语调轻柔,笑容甜蜜——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我可担不起失去你的风险。”




叶修笑着拥人入怀:“选择我,就注定和你之前的生命相背……”




“我早就做出决定啦。”




江波涛扫视了眼自叶修说出第一句话后就被对方击晕的审判者们:“我的答案,不是早就给你了吗?”




“再问,我可就当你不相信我了。”




江波涛抬头看叶修。




“怎么会。”




叶修低头在他唇边落下一吻:“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




“嗯。”




江波涛微不可察地点头。




正进行审判的神殿轰然坍塌,被救出的德高望重的审判者们,闭口不谈当夜的情景。




“那是最深沉的黑暗……”




他们只愿给出这样的回答。




但谁又不知道呢?




毕竟,那一夜,帝都所有神像皆化作齑粉不谈;带着恶魔力量的黑暗,更是笼罩了整个帝国。




“恶魔掳去了他最满意的祭品……”




游吟诗人吟唱着歌谣,绝口不提那祭品曾是帝国信仰的神祇最忠实的大祭司,更不曾去质疑,为何神祇不曾降怒众人。




“我真可怜呀……”




江波涛搂着叶修:“明明,我就不曾背叛你。”




“那是。”




叶修微笑:“谁叫只有小江你这么聪明,发现不管是‘神’还是‘恶魔’,都是我呢?”




 




02




“但是大人,我有一事不明。”




“讲。”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江波涛目光如水,神色认真而诚恳。




叶修正经地思考着,许是在酝酿甜言蜜语。




然后,他把眼神移开了。




大祭司愤怒地微笑着,拿出水枪喷了叶修一脸:“快说,你这次是惹毛了老虎王要我去顺毛,还是撩炸了大麒麟让我去灭火,或者你抢了精灵王的孩子拐走了?!”




“……等会小江,我就不能是诚心诚意地想要带你走么。”




江波涛毫不犹豫:“不能。”




“不我真的是诚心诚意想和你私奔而已。”被溅上一点水花的叶修笔芯。




“不信。”之前搞出多大阵仗啊,连宗教审判都搞出来,就是为了私奔?你特么逗我??




叶修那张淡然的脸上露出微微痛苦的神情,尽管江波涛之前说得如此心狠,可到底还是心里有叶修,不过数秒,大祭司心软了:“真的?”




“真的,私奔顺便顺毛灭火再把孩子找回来。”




大祭司面无表情地掏出随身匕首天链,在叶修胸口捅捅捅插插插。




反正是神的祭器,对着正主连个伤口都不会留下。




叶修摸摸被插,心里想着等会找机会插♂回♂来就是。




大祭司恨恨,特么还有没有天理,他插得手都酸了结果对面连个表情都不给变的!




叶修哪能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赶紧假意哼哼两句,又道:“小江别闹了,再不快点就赶不上星际列车了。”




合着你是看上我特别好用是吧?!




大神赶忙说:“好用是褒奖啊!难道我看上你这具皮囊你就开心了?!”




好吧好像确实现在比较好?




江波涛完全没察觉到他被叶修绕了。




 




03




 




江波涛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在前往星际列车的旅途中,旅途中并非一帆风顺两人早已预料到,旅途上阻挡在他们面前的障碍虽然被叶修一人轻易扫清,但是对于他的消耗也是很大,当最后一次扫清阻拦他们的人以后,他们看到那趟星际列车,可是江波涛也感受到,叶修状态略显疲惫,为了保护自己,他使用的神力已经过大。担心叶修的江波涛,也只能祈祷星际列车上不会再发生什么了。




 




两人登上星际列车,并未让两人等待多久星际列车便启动了,两人选了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坐下,叶修伸手揽过一旁的笑着温和地江波涛,江波涛顺势靠在叶修的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突然很安心,而后伸手抱住了叶修的腰,“不可以有爱,爱是让人堕落的东西。很多人都是这样告诉身为祭司的我”叶修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却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我却对着身为神明的你抱有爱。”江波涛突然微笑着抬起头,“因为我心里只有你。”“我说我可以把这个算是你的表白吗?”叶修笑着,不同于往常嘲讽。“神是不可以有爱的,但是我与众不同。而且你是这个世界唯一吸引神明的人。”叶修低头吻住了江波涛的唇。




 




“神明有了爱,只会让他堕落。”突然有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江波涛感受的到那人是以往不一样追捕的人,至少他感觉的到他很强大。




 




“好久不见。还是这么古板啊。”叶修看着渐渐走进的人说到。




 




04




  并没有感受到叶修有任何的紧张或是要出手的意思,江波涛站了起来,待人走近之后发现是之前在神殿见过的祭祀之一 — 张新杰。




  “要是我就不会当着审判者的面带人。你让多少审判者脸面尽失。”张新杰伸手把两件包得方方正正的衣服递给叶修。




  “这是你要的东西,记得还给他。务必。”说完张新杰不等其他两个人回答就转身离开了。




  “我还以为他又要指指点点我的计划。”叶修把两件衣服展开,其黑色的斗篷,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虽然曾有耳闻,但江波涛还是不太相信有隐形斗篷这种东西存在。




  “如你所想。”叶修并没有打算现在就穿上,而是将衣服放进了随身带着的包里。




  “叶修你要这种衣服到底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对方捂住了嘴巴。




  “啧,张新杰就不能好好的送两件衣服来,非要引一些小喽喽过来。”叶修抖出一件衣服,往两个人身上一盖,正好。




  “大人。没有发现异常。”一个巡视兵就在江波涛和叶修前面,只要星际列车紧急刹车他们两个人就有暴露的危险。




  “那是我看错了。”张新杰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两个人所在的地方,“走吧。加强警戒。”




  待巡视兵离开之后,叶修才撤掉了衣服。




  “大人,如果你不告诉我们到底是去干什么,那我无法判断接下来有什么危险。”江波涛尽可能的保持冷静,虽然心里早已把叶修砍了无数次。




 




05




“小江,你听我说,我们可能要开始逃亡了,如果你愿意接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叶修难得的严肃脸,让江波涛有些心慌,他知道了,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叶修,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不管你去哪儿我便跟着,我好歹也是一个祭祀,不怕那些没由来的东西。”江波涛拉着叶修的手说到,他隐约知道了叶修会带他去那儿,只是如果是叶修,他愿意跟着。




 




“小江,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背弃神明,只能走和以往日子相反的路。而且,你知道的,那地儿可不是一般人能活下去的。”江波涛的手有些冷,叶修不禁担心起来,鬼知道江波涛手冷是因为想捅叶修来着。




 




“行了,叶修,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一个神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不弃我而去,我就死皮赖脸的跟着你。”江波涛看了看窗外,星际列车快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又握了握叶修的说,“到了吧?是你跟我走还是我跟你走?”说完看着叶修,一双的眼睛带着笑看着他。




 




 




06




“一起走。”叶修回望他,原先抿着的唇象是松了口气似的动了动,朝对方露出一抹好看的笑。




与此同时,星际列车缓缓靠站,江波涛还来不及开口便因为外头的景色愣住了。




“这里……微草药草园??”




“是的,我们必须先准备点东西。”




 




出了站,叶江两人穿过层层草丛,跟着青石步道,来到了一间小木屋,木屋顶上爬满了藤蔓看上去象是很久没人住了。




叶修牵着江波涛来到门前,正准备敲门,门却早一步地被打开了。




“哟,大眼,好久不见啊!”叶修没太多意外,看着屋内的人,随意打了声招呼。




“叶修,好久不见,还有……江大祭司。”




“你好,王大巫师,久仰。”看见对方意味深长的笑,他心里了然,同对方握了握手,回以一笑。




“行了,你们俩别客套了,大眼啊找你帮我调的药好了吗?”叶修拍拍两人握着的手,直接将人推进屋内。“……哟,看不出来外头老旧里面装潢的还挺漂亮啊。”




“谢谢夸奖,你要的药,还差一样材料我这里没有。”




“什么药草你这里会没有?”叶修闻声有些好笑地看他。




王杰希回视,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元阳。”




“……啥?”








太污了只能外链了啧啧啧








——无论是作为“神”还是“恶魔”的叶修,都没有蓄留长发。




环抱的手臂温热有力,还带着情动后将滴未滴的湿汗,抚摸他后颈和腰间的力道和动作如往常一般熟悉。




刹那间涌上滔天困意,江波涛努力想要睁开眼,却控制不住自己寸寸软倒的身体。




“……你……”




他感觉自己在厉声质问,却只发出了几不可闻的喘息。




——你到底是谁?




 




10




“时间已经不够了,他要出来了。”




“一晃眼已经是十年了。”




“早知如此,当初何不……”




“他是我……”




悠扬的琴曲在耳边响起,江波涛醒来时发现自己孤身一人躺在一片草地上,悠扬的竖琴声从远处传来,像是海妖塞壬的歌声引人一步步踏向歧途。周围没有任何人行走过的痕迹,不过若是他的话,或许可以,江波涛回忆起昏迷前的缠绵与惊悸,蚀骨的疼蔓延而上,令人窒息的阴冷感扼住了他的喉咙。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迅速在脑海里搜寻是否相关此地的记录,却是一无所获。他别无选择。




曲声尽头在一颗大树下,长发少年做贵族打扮,怀中抱着竖琴,披散着长发靠在树下,无端地平添了几分神秘,令人妄图一探他的模样。




江波涛握紧腰间的天链,短剑在剑鞘中跳动着,面前的危险激发了天链护主的本能。




少年微笑着抬头,看着对方因震惊而收缩的瞳孔,风轻云淡地说:




“你好,江波涛,我是叶秋。”




深重的黑暗突然打压了下来,残留在视网膜上的是叶秋满意的微笑。




滴答。




滴答。




是,水声吗?




江波涛无力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绑在十字架上,周围烛光昏暗。叶秋饶有兴趣地把玩着天链,看他醒来才丢至于一旁。




“终于醒了啊,小江?”语气间的调笑十成十地学足了叶修的玩世不恭,又偏偏完全不像。




“别这么喊我。你是叶修的胞弟?你们可完全像是两个人吧。”




“可我们确实长得一模一样,包括魔力的波动。我们是货真价实的双胞胎兄弟。而我如今之所以是这个样子,可全拜他所赐啊。”




“十年前,他亲手杀死了我,现在,我回来了。”




 




11




江波涛警惕地看着他,偷偷运转体力的法力。




“没用的,你既然是他的祭司,那么你的力量对我又怎么会有效果?”叶秋笑着说。




“你想要什么?”




“要你。”叶秋突然收起笑容,一手掐住江波涛的喉咙,“只要你的血浸透这个十字架,我就能完全复活了。”




江波涛哑着嗓子问:“那叶修大人呢……你打算对他……”




“他是我哥哥,虽然他杀了我,但是我也没打算让他偿命。杀了你,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叶秋冷酷地说。




“那……我就放心了。”江波涛反倒释然地一笑。




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不住地流逝进身后的十字架,既然叶秋和叶修的魔力波动都是一样的,那自己既不可能逃脱,也无法反抗。




好在,同样具有神格的叶秋也拥有着誓约言灵的能力,与身为祭司的自己说过的话,是不能打破的。




大人安全就好。本来寿命短暂的自己就没有奢望过陪伴他到永远,能在他漫长的生命中留下一点痕迹就已经很好了。




江波涛想着,慢慢合上眼睛。




 




“我可没有允许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去死啊,小江。”




忽然,熟悉的嗓音出现在耳畔。紧跟着一阵疾风,江波涛觉得身体一轻,等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被真正的叶修抱在怀里。




“大人……!”江波涛瞪大眼睛,上上下下扒拉着检查半天,确定叶修没事了才松了口气。




叶修心疼,哄着说:“怎么又叫大人啊?之前不都开始喊名字了吗?”




“……叶修。”




“乖。”




失而复得开心得不得了的江波涛不顾矜持,攀住叶修狠狠吻了他一口,然后才安心地窝进叶修怀里——对于他能解决掉叶秋这个问题,江波涛有信心。




然而看着他们卿卿我我半天的叶秋并没有功亏一篑的恼怒,反而优雅地走近,最终停在距离他们一步远的地方。他的表情完全变了,如今温和又高贵,微微欠身说道:“抱歉,刚刚不得已演了场戏。”




“不过这样,他也能够安心了吧。”叶秋挥了挥手,周围的场景消散成一片齑粉,只剩下周围无边无际的宇宙星河。




叶修亲了亲江波涛,问:“小江,准备好了吗?”




“什么……?”




“和我永远在一起的仪式。”




 




 




12




「葉修你最好好好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江波濤雖不後悔與他所信仰的神祇扯上這一段無法言喻的關係,但望著眼前一片焦土,他依然從心底生出深深的無奈與不可思議。




原本聽到那一句「永遠在一起的儀式」,江波濤心中是幾分羞澀幾分甜,卻只見葉修大手一揮,他倆又回到了原點——當日,他因被判定褻瀆了偉大的神祇,而接受審判的中央神殿。




然而當初雕工精緻莊嚴的神殿,今日卻成了柱石塌倒破碎的荒蕪一般,寸草不生,千尺之內杳無人跡。




「沒什麼,」葉修笑笑回他,「不過就是遊戲終於結束了。」




話才落下,葉修這一句彷彿某種信號,荒野中,忽有聲嘹亮壯闊如大鐘。
「審判——結束——」




「什麼——」




被突如其來的變動嚇到,那聲音震得江波濤心口一跳,腳下也是一踉蹌差點就跌了一跤,下一秒卻感覺由手掌心傳來的溫暖傳遍全身,是葉修攬住他的腰讓他站定。




江波濤抬首從那人側臉望去——他所信仰的神啊,笑容淡然得彷彿世上沒有任何事物能入他的心中。




但他卻用這樣的笑容牽著他的手。




江波濤一時間有些恍然,像是瞭解了什麼,但也無須細想。




「好了小江,正事先辦,」葉修發現了江波濤的視線,臉上的笑容撐開,卻是多了些調侃,「你再用這樣的表情看我,我可撐不到晚上了。」




「⋯⋯你倒是說說所謂正事是什麼。」被拆穿了的江波濤好歹也跟葉修相識多年,這樣程度的調戲還是應付得來的,便順著人的話轉了話題。




「唔、首先去登記結婚,然後出席一下我們的婚禮,接下來就是回家、睡覺!」




「啥?」前帝國大祭司因錯愕,不那麼文雅的疑問助詞便脫口而出。




望著眼前人呆愣的傻樣,葉修悶笑,卻想多留這可愛的表情一下,並無出言解釋。




「走吧,還傻著呢?」




於是不明所以的江波濤便是在這樣渾渾噩噩的狀態下,跟葉修走完了他說的所有行程。




 




「還開心嗎?」葉修依舊笑得雲淡風輕,卻只有江波濤知道從現在開始,一切都不一樣了。




面對這樣的問題,他無可回答,只是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復心口在知道真相後微微的發酸。




「這樣的代價太大了,你其實沒有必要⋯⋯」




是他曾經說過,若兩人可以平平淡淡相守到老,那便是他最大的願望,卻無奈他倆身份特殊。誰知道葉修卻為了他這樣一個看似卑微,實則難以達成的願望佈下一次壯闊的賭局。




「這是唯一能與你共白首的方法,看似怎麼龐大的代價都比不上你。」




他倆真正的麻煩不在人間而在神界,眾神對江波濤的身份多數頗有微詞,於是葉修與神界其他的神祇協議,若是他倆能通過層層考驗,那他便耗盡萬年神力,消去世間人們對他們身份的記憶,從此返回輪迴,再不踏入神之領域。




江波濤不再多言,只是輕輕撫摸著葉修鎖骨的位置,那有一道羽翼狀的淺紅,他自己相對的位置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記號,那是與眾神交換而來的結果。




江波濤輕輕吻上。




——因著這道淡色的羈絆,他們將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End. 








-----------------------------------------------------------------------------




【参与选手列表】




01-阿青 @有一天 




02-球球 @怜爱锋哥30s 




03-萧水易 @一枪穿浪波涛涌 




04-阿淼 @淼淼不言情已至 




05-浣浣砚 @浣浣砚 




06-肉肉




07-璐过 @实力甩一锅肉的璐过(智慧的凝视.gif 




08-加湿器 @加湿器要水呀 




09-南離 @浮昼 




10-企企 @望断三途 




11-江上待潮观




12-問花落處 @問花落處 








各位挖坑辛苦啦!!!再接再厉!【咦




(艾特错,和没找到艾特链接的请联系我=3=)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