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轮回咖啡馆【主江周】6-10

【有一些略微改动与整理,有杜柔。】

6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虽然职业选手出身的大家基本不胜酒力,但是现如今退役的他们也不能说只有一杯倒的地步了。

大家边喝着酒边吃菜边聊着退役后的琐碎事情,气氛也随之热闹了起来,然后大家聊着聊着,当然就聊到了杜明和唐柔的事情。

“小杜什么时候追到的女神。”和唐柔相处渐渐熟悉吴启没有顾忌的问出口。

“说到这个可就要从很久之前讲起了。”杜明看向唐柔笑呵呵的说着。

“其实也没什么波澜的就在一起了,”唐柔笑着接口然后看了看杜明,而杜明只是微红着脸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开口。

“还记那是第十二赛季,轮回战队主场对兴欣那次,我想副队有印象吧。”杜明看着江波涛,

“我记得比赛结束后你请假了。”江波涛因为酒精而羞红着脸,而后手撑着头饶有兴趣的说着。

“那一次我终于鼓足勇气去和唐柔表白了,三冠在手底气也足,虽然说不是连冠有点可惜,可是第一次表白却被拒绝了,唐柔说‘如果你再已主力身份拿到一次冠军的话,我就考虑考虑和你交往,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奋发努力起来。”杜明显然对于那一时期异常记忆深刻。

“我说怎么那次你回来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训练都那么积极了呢。”江波涛笑着说着。

“可惜第十二赛季,我们只进入了四强,然后,第十三赛季。我们最后输给蓝雨。直到第十四赛季,我们再次在冠军的赛场遇到兴欣,而这一次,胜的却是我们。那也是我最后一个职业赛季,拿着奖杯我看向比赛席上的唐柔,我看到她也同样看着我,脸上的微笑笑得很温柔,比赛正式结束后,我在选手通道遇到她,没等我开口,唐柔却先牵起我的手,”杜明说到这里看了眼唐柔。

“我说,”唐柔接口到,“当时我抢在前头和杜明说,我可以试着和你交往看看,当时杜明的表情可以用丰富来形容。”唐柔嘴角带着笑回味着。

“暗恋明恋那么久的女神和自己表白能不惊讶吗?”杜明接口说着,而后看向有些喝多的江波涛。

“你和队长怎么样。”杜明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分散在唐柔身上,然后小声问着江波涛。

江波涛红着脸看着杜明摇摇头起身,“我去上趟厕所,”江波涛起身略微有些摇晃着开门离开,周泽楷看着突然出门的江波涛有些担心的跟了过去。

江波涛解手过后,站在洗漱台前洗手,脸颊早已被酒精烧的通红,身体也随着酒精的作用燥热的有些难受,江波涛捧起水拍在脸上,等抬起头透过镜子看到了身后站着的周泽楷。

江波涛转身看着周泽楷,周泽楷略微担心的问“难受?回去?”,话语里少了之前的冷漠却多了关心。

江波涛看着因为酒精作用而微红了脸的周泽楷,伸手环住他的腰略微垫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舌急切的探入周泽楷的口腔,掠夺者只属于周泽楷的味道。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一个趔趄抵住厕所的门,江波涛伸手扶住周泽楷后更加热切的吻着,这个急切的吻让周泽楷的呼吸急切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厕所的门被人敲响,有人不满的敲着门,周泽楷推了推江波涛示意他外面有人,于是江波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周泽楷的唇。

“回去说。”周泽楷脸更红了,转身拉开门也不顾外面人的抱怨往前走。

身后紧跟出来的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背影喊住了他。“陪我走走吧。”

“嗯,好。”周泽楷应着侧头看了下江波涛,然后放慢脚步等着江波涛跟上来,两人就这样没回去打声招呼就直接离开了饭店。

7
两人前脚走出饭馆,便有些微凉的秋风吹来,也稍微吹醒了有些醉了的两人,也许是秋风的凉意让人两人不约而同的都缩紧身上的衣服,然后也没有交流的继续往前走着,路边有些昏黄的的街灯把两人的的影子拉的很长,然后在某一个点上交汇。

江波涛看着前方两步远的周泽楷的背影,脑海里回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不敢想周泽楷喜欢的会是他。

他喜欢周泽楷可以说是从来到轮回的两年后的第八赛季的冬天,那一年,第八赛季的轮回很顺利,他和周泽楷的默契也从赛场到了生活,从那时起江波涛就发现他对周泽楷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不同。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了粉丝给周泽楷的情书,无意中看到一个大胆的女孩子吻了周泽楷,虽然江波涛看到了也听到周泽楷的拒绝,但是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一开始并不明这种奇怪的感觉究竟是什么,直到方明华无意中点破了他的心思,他有过把对于周泽楷的那份感情告诉周泽楷的冲动,但是他担心他的这份感情一旦说出口,要是周泽楷不喜欢他的话,破坏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关系,可能连战队团队的配合也会受影响,虽然已他们的职业素养来说会尽量避免这个问题。

所以他一直把他的心情埋藏在了心底,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在周泽楷的身边,直到周泽楷退役,他都没有说出口。

本来以为这份感情也许不会有结果,他知道在茫茫人海里遇到一个人的几率多渺茫,直到他再次遇到了周泽楷,他觉得老天是眷顾他的。

江波涛想了很多,想的出神的时候,江波涛都没有没有注意到前方的周泽楷停下来转身看他,结果江波涛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在了周泽楷的怀里。

周泽楷伸手抱住了江波涛,他看着江波涛揉着鼻子,眼睛里有眼泪在打砖,他有些心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波涛看着前方不远的休息椅便拉着周泽楷走过去坐下,看着近在咫尺的微红的脸,江波涛叹了口气。“小周,我以下说的话,你要仔细听好了。”江波涛认真的看着周泽楷,“我喜欢你,周泽楷,我喜欢你很久了。”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吃惊的回看着他心里有些隐隐的害怕起来。“很讨厌吗?被一个男人喜欢?”江波涛眼里带着忧伤看着天空。

“我喜欢你很久了,在战队的时候对你就有好感,就是害怕你不喜欢我,连朋友都做不成,我就没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江波涛说着不在看天而是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早就从惊讶的表情中回过神,却不知道怎么接过话头来,

江波涛看着街边没人,伸手扣住他的头留恋的在他唇边亲了一下,“我不想强迫你接受,等你想好了的告诉我好吗?”江波涛放开他起身,周泽楷没说什么的跟上,就在这时江波涛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嗯了两声便往回走,“他们找我们了,我们回去吧。”说着也没有看向周泽楷就向前走去。

8

两个人随后前后无言的走在街上,霓虹灯闪烁让人有些看不清前方人的身影,江波涛还是第一次觉他不太了解周泽楷。

两人回到饭店的时候,大家也都吃的差不多,大家看到江波涛他们两个回来,都开着二人的玩笑,“我以为你们两个私奔了呢。”孙翔靠着椅子上看着进门的正副队无脑的说着,完全没有留意两人之间那微妙的尴尬氛围。

大家吃完饭,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喝了酒也都不在好意思自己开车回家,于是他们把车停在酒店停车场,然后顺路的就打车一起回去了,然后第二天再来取车。

杜明唐柔住的酒店离轮回俱乐部不远,也就和周泽楷江波涛顺路一起做计程车回去。

因为表白而略显尴尬的江波涛知道杜明和他们一起坐计程车,便果断拉着杜明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他怕单独和周泽楷一起会尴尬,他怕这份尴尬会让杜明唐柔看到,最后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自己坐在副驾驶,虽然他心里还是很担心江波涛的。

计程车开动,江波涛不舒服的侧了下身子靠着车窗,酒精的作用下让他头有些晕沉沉的,车窗外的霓虹模糊的从眼前晃过,车窗微凉的触感让江波涛舒服的侧头靠过去然后眯起眼,眼前唯一清晰的只有右前方副驾驶的周泽楷的背影。”睡一觉吧也许睡一觉什么都会好,”江波涛这样催眠着自己,渐渐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睡着了,也没有注意投来的两道视线。

杜明看着身侧的江波涛,又看了看前方的周泽楷,两人微妙的氛围让车里一度的有些尴尬。杜明想缓解气氛却不知道和周泽楷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一会计程车到了杜明入住的酒店,送走杜明唐柔,还有段距离才到住的地方,周泽楷坐在副驾驶撑着头像是看着窗外其实只是透过后视镜看向一旁沉沉睡的江波涛出神。

“被一个男人喜欢很讨厌吧。”脑海一直重复着江波涛的这句话。周泽楷没想到江波涛会喜欢他这么久。“不喜欢吗?”周泽楷想着,可是江波涛那个吻他不讨厌,而且周泽楷也感受的到看到他和女孩子抱在一起心里的难过,只不过周泽楷说不清对这个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依赖。

这时候车停在小区门口,周泽楷回过神转头看这江波涛,江波涛还在睡,周泽楷下车走到他那侧,将车门轻轻的拉开,看到歪歪扭扭依着椅背,喝的有点醉的皱着眉头的江波涛。他想起第八赛季轮回拿得冠军。和他一起捧起奖杯的人就是江波涛。在周泽楷的印象里,江波涛一直笑着。可是如今皱着眉的样子都是为了自己,难道喜欢我很累吗?

江波涛其实早在杜明唐柔下车的时候就醒了,他怕单独和周泽楷相处会觉得尴尬就一直装睡,可是当车停下的时候,江波涛知道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江波涛突然睁开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熟悉不过的脸,江波涛忍住亲吻的冲动推了推周泽楷,嘴角带着笑“小周回去吧。”起身擦着周泽楷的身侧下了车,周泽楷关上车门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五味杂陈。

于是周泽楷难得的失眠了。

9

天微微亮的时候,困意侵蚀了周泽楷的身体,周泽楷总算是迷迷糊糊睡着了,可是周泽楷睡的并不安稳,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明亮的世界里,周泽楷看到江波涛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周泽楷想努力的伸手拉住江波涛,可是梦里的周泽楷却和江波涛的距离随着那光亮也越来越小而变得越来越远,每当周泽楷极欲想要喊出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却发现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最后江波涛和那最后一点光亮消失在了黑暗的世界里,从此那里什么声音都没。安静让人心焦。

周泽楷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此时的天空明镜一样的蓝,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内,打在周泽楷的脸上。

周泽楷抬手遮挡住阳光,而后迷迷糊糊起床洗漱的时候,他发现江波涛早已经不在,他心里突然有些隐隐的不安,直到周泽楷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心里那份不安少了些许,可还是有着不安思绪萦绕在心间。

叮铃铃的风铃声响起。周泽楷推门进来,江波涛此时正在忙。他只是转头看向门口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忙着咖啡馆的生意。

过一会,门上挂着的风铃又一次响起,周泽楷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进来的一个中年女人和她身后的一个女孩子。

“妈?”周泽楷喊着从吧台后面迎出来。“我说你小子让你去相亲总是拖着不去。今天妈妈我给你带来了。”周妈妈把身后的女孩子让到身前。

“妈。”周泽楷无奈的看向周妈妈,又看了看她身旁的女孩子,略微转头注视着一旁的江波涛。

就在这时玻璃杯掉落在地上的破碎声音传来,周泽楷看着不远处蹲在地上捡着破碎的杯子碎片的江波涛,江波涛手指指尖因为不小心划破了一道口子,手指尖的血一滴一滴流在碎片上显的那么的刺目,也刺痛着周泽楷的心。

周泽楷本想上前,却被周妈妈拦住“泽楷陪我出去走走吧,人家来了也应该陪陪人家。”周妈妈强行拉走了周泽楷,周泽楷出门前看了一眼江波涛,本想说什么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江波涛起身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心如刀割,江波涛知道他喜欢周泽楷这件事需要多大的勇气,可是他也觉得那个和女孩子在一起的身影是那么的美好。

“我今天请一下午假,”江波涛和吧台里的小姑娘说完连衣服都没换就离开了,小姑娘看着江波涛有些不解却也因为江波涛和店长的关系没办法说什么。

江波涛回到两人住的地方,他安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刚刚他把他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他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这几个月的回忆却不可抑制的在脑海回放,初次相遇的惊喜,一起经营咖啡馆的辛苦与快乐,互相误会再到表白,他知道也许周泽楷对他没有回应是出于不忍心拒绝,毕竟同队那么多年,那么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至少不能让周泽楷为难。

江波涛起身,拉起他身边的拉杆箱,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和周泽楷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地方,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江波涛拉着拉杆箱出门,门缓缓关上,阳光透过窗照在了桌子上那串钥匙上。

走廊里传来江波涛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逐渐远离了那个属于周泽楷的世界,江波涛知道他要离开这里就等同于要放弃他对于周泽楷的这段感情,可是虽有不舍江波涛还是选择离开了,也许他是需要一个人静静。

周泽楷陪着妈妈和那个女孩逛街吃饭看电影,还去了经常去的甜品店,可是他的心里那一丝不安越来越多,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

周泽楷拿钥匙开门,屋内漆黑一片安静的有些可怕,以往江波涛都会留一盏灯,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

周泽楷打开客厅灯,室内的安静让他分外的不安起来,客厅茶几上那一串钥匙就那么明晃晃映入眼帘。

周泽楷突然跑到江波涛住的房间推了推门,门轻易的被推开,原本江波涛的东西都不见了,周泽楷看着干净的房间,就像是江波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周泽楷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周泽楷拿起电话给咖啡馆小姑娘打了个电话,小姑娘告诉他江波涛下午就说辞职不干了。

周泽楷挂断了电话,然后瘫坐在沙发上,他不敢相信江波涛就这样离开了,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心里某一处狠狠的刺痛着。

10

周泽楷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坐就是一整晚,而且满脑子都是江波涛的身影,从初到轮回的相识再到再次相遇的惊喜,每一个画面都在脑海里历历在目。

“初次见面,我叫江波涛,以后就是队友了,请多指教。”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江波涛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们赢了。”江波涛笑着看着周泽楷,然后和他一起举起第八赛季的冠军奖杯,这是他们经历两个赛季磨合后的最好礼物。

“不管对手是谁,轮回不会输。”虽然第十赛季最终与冠军擦肩而过,但是一脸的坚定认真的江波涛,让人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

“小周,再见。”这是退役那天江波涛对他说的话,如今想来是需要多大勇气呢。

“哈喽,店长,我叫江波涛,以后请多指教了。”那一天就如同初次相遇,只是很庆幸再次遇到你。

“被一个男人喜欢很讨厌吧。”那天晚上,是第一次看到江波涛如此难过的表情,那天的他笑的比哭还难看。

那天透明玻璃片上鲜红色的斑点那么的刺目,同样也刺痛他的心。

“小周。起来了。”周泽楷突然惊醒,天早已亮了,就如同相遇的那天一样晴空万里,周泽楷看向客厅,可想念的人早就已经不在,刚刚周泽楷明明听到江波涛喊他也只是他出现了幻听。

江波涛在轮回俱乐部旁的一个宾馆住了下了,这一夜江波涛也是难以入眠。

“嗯。周泽楷。”还记的第六赛季冬季转会窗初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那个腼腆笑着站在队伍后的人握住了他伸过去的手,

“我们赢了。”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眼里掩不住的高兴,嘴角笑意更深了,然后和周泽楷一起举起了那座巅峰奖杯,这是第一次和他和轮回拿起这座冠军的奖杯。

“那我们就全神贯注的努力比赛吧。”“嗯。”不多的言语,却在赛场上用一往无前的态度告诉了任何人,周泽楷就是除了治疗无所不能王者。

“再见。小周。”看着你笑着离开,多少话想说却不知道如何说起,也只能默默埋藏心底。

“你好,周泽楷。”很荣幸再次在咖啡馆遇见你,如初见的你,也许这就是是缘分。

“我喜欢你,周泽楷,我喜欢你很久了。”看到突然犹豫的你,我知道也许我是该考虑离开你了。

看着你和那个女孩那么和谐的背影,即使十指连心的痛,却也掩盖不了心里的痛。

江波涛转了个身坐了起来,太阳早就升起一缕阳光透过窗照进来,却暖不了早已冰冷的心。

早上吃过宾馆的早餐,无所事事的江波涛漫步来到了轮回俱乐部门口。

轮回俱乐部一直都没有变,从他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子,门卫的小哥从当初的二十多岁到如今的三十多岁,模样却一直没有变,门口那属于轮回的队徽也在晨光中熠熠生辉,唯一的改变可能就是操作者一批换了另一批。

江波涛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与周泽楷相识的地方,最后看了一眼给他荣耀的那个轮回队徽,转身离开了,身影刚刚转过街角,街道的另一端却转出另一个身影。

周泽楷同样站在刚刚江波涛站着的地方,门卫看到是周泽楷笑着和这个轮回的前队长打招呼,他就是周泽楷当队长的时候来的,自然是认识周泽楷的。

“刚才副队也是站在这里看了一会,然后刚走。”门卫的小伙子说完,看着一向冷静的周泽楷跑向江波涛消失的街角跑去。

周泽楷站在江波涛消失的街角,那里早已没有江波涛的身影,周泽楷有些后悔,如果早点来的话就会遇到江波涛也说不定,可是没有如果。

街角红绿灯一次一次变换着,周泽楷却不知道走往哪里,以前都是江波涛追随着他的背影,可是周泽楷发现,如今追随江波涛的他有些迷茫,周泽楷无力的转过街角向前走。

江波涛坐在甜品店吃着布丁,脑海里想起周泽楷吃着布丁开心的样子,甜品店老板认识他,这里是他和周泽楷经常来的甜品店,即使周泽楷退役的那两年,江波涛也时常会来,而且老板健谈自然也愿意和江波涛聊几句。

“小伙子一个人来了,我昨天还看到和你经常一起来的小伙子带着一个小姑娘来了,应该是女朋友吧。”“嗯。老板这里布丁的味道还是这么好吃。”“那是自然。”“老板,如果看到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记得请他吃布丁。”江波涛放下双份的钱便离开了。

过了一会,周泽楷站在甜品店门口,迟迟不肯进去,这时候老板扔垃圾出来看到了他,把他叫了进来。

“小伙子又来了,昨天那个是你女朋友吗?”老板友善的问周泽楷“不是。”周泽楷低着头不说话,直到面前多出了一个布丁,周泽楷疑惑着看向老板。

“刚才经常和你一起来的小伙子说请你吃布丁。”老板笑着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握紧布丁,突然起身跑开了,连椅子被撞翻都顾不得了。

周泽楷在街上疯狂的跑着,却没有看到江波涛的身影,他停在一个街口,有些累的周泽楷坐在路旁休息椅上轻微喘息着,低着头看着手里还握着那个自己很喜欢的布丁,最终周泽楷眼角滴落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江……周泽楷心里一直呼唤这个名字,他多么希望下一秒就能看到江波涛的身影。

周泽楷直到现在才发现他喜欢江波涛,也许很久以前就喜欢了,可是他后悔到现在才发觉,如果早一点,周泽楷想着,可惜没有如果,江波涛就这样离开了他的世界。

【字数:7126】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