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ra_江波涛

我是萧水易,透明文手,请多指教



进入叶江叶坑

但是最爱还是江周江无误

轮回光年重新开始。敬请期待

绿间真太郎我男神
周泽楷江波涛我男神,我男神
周江周本命cp没有之一

轮回咖啡馆【主江周】11-15

【整理加修改,我发现剧情怎么越来越狗血了呢,别打我】

11

江波涛在轮回附近又住了两天,他把曾经和周泽楷两人走过的地方又再次走了一遍,每到一处都有属于两个人的回忆,只是现在只有他自己,只有他一个人沉浸在回忆里。

两天后的傍晚,江波涛拖着行李,站在轮回俱乐部的对面的街道,遥遥的看着在夕阳余晖中闪闪发光的队徽,他买了今天晚上离开s市的机票,江波涛想着两人从这里开始,也该从这里结束。

江波涛想着他离开以后周泽楷的日子会有怎样的改变,然后他也只是带着笑摇摇头,也许周泽楷的生活什么都不会变,江波涛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心里却还是萦绕着不甘心,可是有什么用呢,周泽楷从来没说过喜欢他。

江波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会,这个陪伴自己十年多青春的地方,这个和周泽楷待在一起最多的地方,每一处都是回忆,江波涛终于像是下定决心般的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拉开车门的一瞬间他最后看了一眼轮回俱乐部的队徽,便毫无留恋的坐上计程车。

车子启动,江波涛再也没有看向窗外,再没有看向给他昔日的荣光的地方,如果他看向窗外也许就会看到街角转来的身影,那个从第六赛季开始就注定追随的身影。

一个人站在机场,匆匆人群里的悲欢离合更是映衬出江波涛形单影只的身影。

江波涛站在候机大厅的落地窗前,他没有叫任何人,他怕看不到那个身影后突然失落的心情,与其这样失落的离开,还不如这样安静的独自离开来的好。

江波涛看着停机坪上被指示灯映着的那驾即将带着他离开的飞机,难以言喻的心情萦绕心间,手里握着的手机紧了紧,最后还是只是给杜明发了信息“告诉他,一切从这里开始,也将从这里结束。我走了,也许还会回来。”然后江波涛把手机关机,放回衣服口袋里,

飞机冲向云霄,也将江波涛的留恋全部的带走。

江波涛离开半个月了,这一日还是晴空万里就如初见时的样子。

周泽楷每天都会坐在第一次遇见的那个角落里泡一杯咖啡,然后久久的发着呆。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周泽楷的略微低下的侧脸上柔和了他的表情,让人看的并不是那么真切,面前泡的咖啡还在徐徐的冒着热气,但是周泽楷却没有动那杯咖啡的意思,他只是拿着那个被他放在吧台上的那张第八赛季夺得冠军时举起奖杯的照片发呆。

偶尔咖啡馆的门被推开,风铃声叮当作响时候,周泽楷都会抬头看向那个方向,然后失落的低下头。一次一次一天一天循环往复,周泽楷多希望就如同那次一样抬起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然后看着他微笑着和自己打招呼。

这间咖啡馆里满满的都是回忆,在暖黄的阳光下,周泽楷隐约看到江波涛站在吧台内擦着咖啡杯的样子,可是一眨眼却消失不见。

周泽楷还会隐约看到江波涛坐在他的对面笑着看他,可是每当周泽楷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抓住,只有面前的咖啡还在徐徐的冒着热气,周泽楷也只能收回手去怀念。

周泽楷还清晰的记得那一次杜明打电话时和他说过的话。“他让我告诉你,从这里开始,也将从这里结束。队长,你知道副队长喜欢你的吧,后悔过吗?”

后悔吗?周泽楷想着笑了笑,不后悔却也只能怪自己天真的以为江波涛不会离开,他就像生命里的一部分,但是周泽楷他忘了江波涛不是他的附属品,他唯一仰仗的只是江波涛的喜欢,江波涛的包容。

周泽楷不止一次想过,想和江波涛再次见一面,哪怕江波涛不再喜欢他,只要见一次告诉江波涛周泽楷喜欢他的心情也是好的,可是茫茫人海相遇需要多大的缘分呢。

周泽楷又在咖啡馆坐了一天,来来往往的客人中却再也没有那个身影,周泽楷起身离开咖啡馆,鬼使神差的走到轮回俱乐部。

队徽没有变,俱乐部建筑还是第一次来到时候的样子,唯一缺少的就是再也不会有身边“如影随形”的那个人,不管是场上还是生活。

周泽楷隐约看到俱乐部门口有人冲着他微笑着打招呼,可是一眨眼不见了,周泽楷苦笑了一下,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把周泽楷拉回现实。

12

江波涛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独自一个游遍他曾经想和周泽楷一起去的地方。原本想两个人的旅行如今只有孤身一人,办好了签证江波涛就这样出发了。

法国普罗旺斯,成片的花海和古堡吸引着各国游客,再异国他乡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的人群中江波涛孤独的身影显得形单影只。

今天的天气分外明媚,是一个出去走走的好天气,江波涛手里拿着买来的相机走出他居住的酒店,这个酒店就是为了吸引游客其实就是一坐古堡,让人不禁想起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与公主。

酒店不远处就是一片他们自己种的向日葵花海,向日葵花海金灿灿的一片一眼望不到头,有微风吹过时会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江波涛一个人慢慢走在向日葵花海旁,看着被阳光渲染的金黄色花朵入了迷。

其实江波涛很喜欢向日葵,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看着成片的望不到头的向日葵花海,像是整齐划一的士兵,默默追逐守护着它们最忠实的太阳之王的光辉。这让他想起还在轮回的日子,想起昔日的那个他追随的王者。

江波涛在花海旁漫无目的的走着,每走一段距离,总是会看到一对对的情侣在花海旁拍照,江波也只是笑着想起一个人然后摇摇头,随手拍了几张花海的照片。

其实江波涛看着美丽的花海也会拍照,虽然上镜的基本都只有他自拍的微笑着的半张脸,而且都是位于照片的右侧,而左侧更像是给某人留得位置。

江波涛在花田待了很久,等他再次回到住的酒店的时候,天色已是黄昏。

江波涛所住的房间的窗正对着花海方向,江波涛会在夕阳下依着窗旁,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然后看着那片金色的花海,夕阳在他脸上投射出明暗的光影来,他便想起了咖啡馆的再次相遇时的场景,然后笑着轻呡一口手中高脚杯中的美酒,然后沉默良久。

江波涛也会在午后去到街角的小咖啡馆喝杯咖啡,每一次都是坐在咖啡馆落地窗角落里,点一杯咖啡静静的喝着,手里翻着他自己的相册。亚洲人在异国他乡是很惹眼的,更何况是一个有些帅的帅哥,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便会有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搭讪,江波涛就会用着半吊子的英语回绝了,虽然他也会笑着和她们一起拍照聊天,可是却再也找不到那么一道追随自己的视线。

一个半月后,

爱琴海。碧蓝的海水被那难得的从乌云后冒出头来的阳光照射的波光粼粼,连续下着几天的雨的天气也终于舍得放晴了。

江波涛双手搭着游轮栏杆,耳机插进耳朵里不知道播放着什么歌曲,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早就被夕阳的光辉照的有些模糊,而且看不清光影下他的表情。

太阳一点点沉入海平面,水天相接处渲染出一抹橘红色,江波涛记得有人和他说过爱琴海的日落和情人看才会有着别样的浪漫,可是他只是孤身一人。

旁边不远处甲板上有着一对情侣在拥吻,在这爱琴海的夕阳下显的那么的甜蜜,江波涛侧头看着他们,他顺手拿起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可是脑海里突然想起和某个人的那个吻,然后嘴角不自觉的勾起那抹意味不明的笑。

就在江波涛走走停停中半年过去了,江波涛走过很多想去的地方,本以为最后可以忘记某个人,可是江波涛发现他错了,时间是一剂良药,但是刻骨铭心的爱情怎么可能轻易忘记。最后江波涛还是回到了s市,回到那个最初的地方,一切开始的地方。

他还是走过每一条曾经走过的街道,每一个地方和他的记忆都那么清晰,清晰到江波涛以为他回到第六赛季那个初到轮回的时候,那个初次见面腼腆笑着说请多指教的时候。

江波涛走着走着鬼使神差来到了咖啡馆,他没有进去而是站在轮回咖啡馆对面的那条街,看着对面落地窗那个角落里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和他对面那个同样美丽的女孩子,江波涛看不清楚周泽楷的表情。也许是在笑吧。

江波涛转身向着轮回俱乐部方向走去,他觉得他可以平静的接受周泽楷不喜欢他了,可是他心里没来由的痛着,他没在看向咖啡馆的方向,如果他回头便会看到有那么一瞬间落地窗里的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看向这个方向。

“离开你是傻是对是错

是看破 是软弱

这结果是爱是恨或者是什么

如果是种解脱

怎么会还有眷恋在我心窝

那么爱你为什么……”

江波涛站在轮回俱乐部门口,耳机里一直重复这首歌,刚才一幕幕在脑海里徘徊,转会轮回的初遇,一起默契的配合,第一次一起举起冠军奖杯,退役,直到再次相遇,然后分离,回忆就像是嘲笑着江波涛的执着,嘲笑着他所有的爱恋。

江波涛望着轮回队徽,他不明白如今看周泽楷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不正是当初决定离开的原因吗?他以为他看开了,他以为他解脱了,可是他突然发现他还是有着不舍,他还是会痛。

就在这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他回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虽然他一直没换手机号码,但是国外也一直没有用。他拿出手机,看着电话号码。犹豫着接起电话。

13

江波涛站在轮回俱乐部门口,举起手里的电话放在耳畔。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几秒,然后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激动的传来,“副队我找你好久了,电话终于通了,这周末我要结婚了,地点就是s市最好的饭店xxx,你可一定要来啊。我半个月之前打你电话一直都不在服务区,本来我还打算找你当伴郎呢,”电话那头杜明激动的一口气说完,传来轻微的喘息声。

“那我正好在s逗留几天,对了杜明我回来的事和我参加你婚礼的事情,请你不要告诉小周和其他人好吗?”江波涛对着电话沉默了一下。“我不想让他知道,更不想他为难。”

杜明那边突然有些沉默,周泽楷的近况没有谁比他了解的了,可是从他说出口的话江波涛会信吗?“那好吧,我知道了副队。”杜明想了想,也许他们之间的误会也只有他们自己解决的了。

逗留了这几天,江波涛一直尽量避免出门,他怕会遇到熟人,他怕他在不经意间遇到周泽楷,然后就没有勇气逃开,沉迷在自己对于周泽楷的爱恋当中。

江波涛无聊的时候就用酒店里的电脑打打荣耀,玩累了就起身站在窗口看着不远处的轮回俱乐部的方向发呆。

时间一晃就到了周末。酒店场地如今被粉红色装扮成浪漫的圣地。

酒店门前粉红色拱门,红地毯两侧摆放着一排排红艳艳的红色玫瑰。嘉宾已经基本到场,杜明去接唐柔也该基本上该回来了。

门外鞭炮声震耳欲聋,接亲的车队停在门口,周泽楷随着杜明一起进入酒店,他的视线一直在酒店内的身影里徘徊着,可是他要找的人没有出现,他的心里一阵阵的失落感涌了出来。

当周泽楷他们离开门口走进大厅的时候,门口黑暗的角落走出一个人,他在角落里一直看着周泽楷的背影,周泽楷穿着西装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但是似乎比以前瘦了很多。

大厅里主持人宣布婚礼正式进行,婚礼进行曲响起,唐柔父亲牵着唐柔的手走到杜明的面前,然后将唐柔的手放在杜明手中然后用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握住,杜明终于和他的女神走在了一起,从这个两人开始相识的地方。

正式婚礼已经结束,随后婚礼的司仪宣布抛捧花的游戏,抢新娘捧花一向是受到欢迎的项目,这次抢到捧花的的是伴娘,那个姑娘是唐柔的上学时就很好的朋友。

司仪笑着走向伴娘“既然在这么幸运的日子抢到捧花,那不知道在场的有没有你喜欢的人,或许表白会有意外的惊喜。”司仪说着看向伴娘。

伴娘看向周泽楷,而后优雅的走向周泽楷的方向“周泽楷先生,最近和你接触,感觉你的人很不错,能和我交往吗?”女孩子羞涩的把捧花递过去。

周泽楷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和他表白,只是呆愣在那里看着,一时没有回应女孩子,就在这时,门口放着礼物的地方被人撞倒了不少发出不小的声响,大厅的人被声音吸引看向门口的那个黑色西装的少年,少年不好意思道着歉然后转身就要往外走,周泽楷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突然起身追了上去也没有顾得上身旁的女孩子的目光。

江波涛快步走出酒店,他想逃他想逃出那个让他突然心痛窒息的地方,刚刚那一瞬间的画面他看到了,周泽楷在哪里都是焦点,而且那副画面太过美好,美好的让他以为自己的爱恋是多余,江波涛快步走在街道上,可是江波涛却觉得脚步那么的沉重,沉重到每一步走出去都那么艰难,突然江波涛脚步一顿,背后一股大力把江波涛拉进了怀里,江波涛身体突然一僵,多么熟悉的感觉,江波涛以为他出现了幻觉。

身后那么清晰的喘息声在耳畔传来,打在江波涛的脖颈上,江波涛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温热的气息。“江……是你?”周泽楷看着怀里的人不可置信的问着。

“小周,好久不见。”江波涛用力挣脱了周泽楷的怀抱,转过身牵起一丝笑平静的打着招呼,可是早就想好的措辞却卡在喉咙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周泽楷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那句想要说出口的喜欢却也是一时说不出口来了。

车水马龙的街道,来往汽车喧嚣着呼啸而过,两个人站在街角久久的看着对方没有说出一句话,身边的人事物对于他们似乎就像是不存在。

“小周,好久不见还是如此沉默,怎么没有和女朋友一起来吗?那天在咖啡馆坐在你对面的女孩子不是吗。”江波涛笑着说着冰冷的话打破尴尬,然而站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却一脸的吃惊的看着江波涛。

周泽楷突然回忆起一星期前的那个傍晚,伴娘之一的女孩子来找他说是讨论婚礼的细节,周泽楷没有回绝和女孩子坐在那个角落讨论着,也许是累了,周泽楷无意间回头看向窗外,突然看到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想要去追,可是再次确认的时候却看不到那个身影,周泽楷本以为是他看错了,现在想来那个人就是江波涛无疑。

“江,不是……”不是那样。周泽楷急于辩解,却突然说不清,他有些急的看向江波涛,却被江波涛打断。

“祝福你。”祝福你幸福,这也是给你最后的温柔。江波涛笑着拍拍周泽楷的肩膀,眼神里看不出情绪。可是另一侧握拳的手,指甲却欠进手心。

14

江波涛看着突然沉默的周泽楷也只是例行公事的笑着看着他,“小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江波涛不带着任何留恋的转身往前走。

看着这个熟悉的却又陌生的背影,周泽楷却突然伸手拉住了欲要离开的江波涛。“江……我……”刚想说出口的话却被一阵晕眩打断,周泽楷眼前一片模糊,最后的视线里只有江波涛突然抱住他的身影。然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周泽楷再次醒来时候,放眼看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医院?周泽楷疑惑的撑起身打量着房间,房间内除了周泽楷空无一人,安静的有些可怕,周泽楷就这样静静坐在病床上的看着半掩着窗帘的窗发呆,脑海里的画面还定格在那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窗外夕阳渐渐西沉,房间门被推开的声音打断了周泽楷的思考,进来的人显然也是看到周泽楷醒了过来,于是笑着打着招呼。

“小周最近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医生说你只是血糖过低,而且最近休息不好才会晕倒。”江波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周泽楷。“而且我给伯母打过电话了,她一会就会过来接你。”江波涛说完笑着沉默了。

“我……”周泽楷转头看着江波涛想要说什么,却看着江波涛挂着的笑容时卡了壳。那种笑只是以前应付媒体时见到的笑容。

门再一次被推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周妈妈和身后的女孩子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周妈妈在看到周泽楷后便虚寒问暖起来。而身旁的女孩子也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周泽楷。

江波涛看着这样的画面也着实插不上话,于是起身礼貌的和伯母还有小周道了别。然后转身便离开了,他没有理会身后的那道一直注视的视线。

当江波涛走出那道门的时候,他透过门上的窗看到夕阳下的和谐的三人,原来自己真的是多余的吗,江波涛无力的靠着医院的墙,刚刚伪装出来的一切瞬间土崩瓦解,江波涛突然意识到在有关周泽楷的事情上他有多么的不堪一击,可是刚刚那副画面又让江波涛把心里的那份不舍一点一点狠狠踩碎,他突然抬起头看着医院走廊的天花板,可是眼角的湿润却怎么也掩盖不掉。

周泽楷坐在病床上看着那个背影就这么离开了,他不知道用怎样的理由去挽留,他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泽楷啊,怎么样?也是到该结婚的年龄了,人家女孩子等你答复很久了。”伯母突然开口问了周泽楷,“妈,我有话要对你说。”周泽楷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他知道也许在沉默下去一切都不同了。

江波涛怎样回到酒店的他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他浑浑噩噩的从医院离开,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脑海里的画面都是刚刚三人其乐融融的画面,等他有了意识的时候,他早已趴在酒店房间的床上,而且这一天里江波涛都没有吃东西了,他感觉不到饿。

等江波涛再次醒来时是被手机的声响吵醒的,这时天色早已全黑了下来,江波涛抹黑拿下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上是连番的周泽楷和杜明的十几通未接电话,还有几十条短信,江波涛看都没看的全部删掉了,江波涛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静静的思考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江波涛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周,江波涛的心情似乎平静了下来,他打算离开s市,离开这个地方。

这一天难得江波涛没有在拒绝接听杜明的电话了,可是江波涛却从杜明嘴里得到了一个消息,周泽楷要结婚了。

15

江波涛手举着电话半天没有出声,他不敢相信刚刚杜明说的话,但是理智又让他不得不去接受杜明的话。“怎么这么突然。”

“听说那天周泽楷和他母亲在医院里大吵了一架,然后他母亲似乎病了,听小周还挺严重的,而且他母亲似乎…!拿这个迫使周泽楷尽早结婚,你也知道周泽楷一向拿他母亲没办法。”杜明说着叹了口气。

江波涛沉默着,记得周泽楷说过他母亲心脏不太好。“我这两天打算离开s市了,可能帮不到什么忙了。”江波涛无奈的笑了笑。附在胸口的手抓紧了几分,然后故作镇定的对着电话那头的杜明说到。

“副队,还记得当初大家一起的约定吧。”杜明似乎想起什么对着电话这头说到。

江波涛沉默的想起很久以前的约定,然后嘴角带着无奈开口。“我没忘,大家的婚礼都会参与,而且不可以缺席。”江波涛无奈的的妥协。“我知道了那你让小周有事来给我打电话吧。”

“那这件事就拜托副队了,我也知道副队了解队长喜好的,这就最后一次拜托了。”杜明说着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江波涛的手机再次响起短信提示,江波涛拿出手机翻看,是周泽楷发来短信,“轮回俱乐部门口。九点。”他没有回复,直接把手机放在床头倒在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很多事,想起大家退役前的约定。

第二天九点,轮回俱乐部门口,两人谁都没有迟到。打过招呼后,两人沉默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江波涛记得,那是周泽楷在轮回时就买了的房子的方向。他们全队去玩过几次。

江波涛和周泽楷前后走进去,这么多年里面的摆设没有变化,只是略微有些灰尘,周泽楷递给江波涛前两天就买好的清洁用具,两人沉默着打扫。

两人站在最后一块落地窗前,现在时间接已是中午,天空有些云飘过,偶尔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进来,照在两人身上,显现出忽明忽暗的轮廓。

江波涛侧身擦拭着窗户,眼神却看向另一端被忽明忽暗渲染的周泽楷的侧脸,他幻想过很多次,那人在这样的安静的午后躺在他的怀里,然后自己拿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的场景。“江……”周泽楷叫了一声江波涛才把江波涛从发呆中唤醒。江波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后继续擦着面前的玻璃。

一上午的时间打扫完了整间房子,两人似乎都累坏,两人坐在沙发上喝着水,周泽楷把一个单子递给江波涛,江波涛看着单子上的物品。“都要换?”他疑惑的看着周泽楷,然后看到周泽楷点了点头。

“这事不是应该你和女方一起买的吗?”江波涛扭过头看着手里的单子。“嗯,她忙,所以一起。”周泽楷伸手挠了挠脖子解释了一下。“我参与不好吧。”江波涛说着想要拒绝。“我相信江。”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笑了笑,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就妥协。

两个人没有急于去买,而是拿着平板电脑在网上看,但是江波涛和周泽楷却保持一些距离。

“那个?”周泽楷侧头看向江波涛,他对于江波涛的疏离也没办法说什么。

“嗯。这个。”江波涛指了指那个浅蓝色的窗帘说着,然后周泽楷记了下来。江波涛就趁着这个时候偷偷看看周泽楷的侧脸。

周泽楷看着总总东西犹豫着没有出声,好看的手指再平板电脑上拨动着,他刚想出口问却肩头一沉,周泽楷侧脸便看到江波涛沉沉睡着的侧颜。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江波涛靠在周泽楷肩头睡了多久,不知道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侧颜多久,只是江波涛微微转醒时周泽楷才假装扭过头去不看他。

江波涛揉了揉眼睛起身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啊周泽楷,刚刚太累了靠着你就睡着了,对了没别的事了吧,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江波涛笑着挥了挥手就快步走了出去。

周泽楷看着那个背影坐在沙发上发呆,心里有很多话却不能说。

字数8039

评论

热度(31)